建筑清水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建筑清水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每晚一个惊悚夜故事3-(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3:35 阅读: 来源:建筑清水模板厂家

病房很敞亮,每个病房有五六张病床,病床对面也比较宽敞,除了睡觉以外屋子里也有自由活动的宽敞空间,看起来还是比较的人性化。

方医生对我说“这个疗养院病人不多,总共四个病房,我们医护人员住的地方就在他们的隔壁,走,我带你去看看”

我心中一愣对方医生说“方医生啊,我们医护人员的宿舍怎么也在病房大楼里?”

方医生说“对呀,怎么了?这很奇怪吗?这些疯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这样主要也是便于管理他们”

“晚上难道没有医护人员值班吗?”

方医生说“这地方偏僻,疗养院里围墙又高,老张头又在门口看着,他们是跑不出去的,只要不出人命晚上随他们折腾。折腾够了他们自会回屋睡觉的,那些有狂躁症病人给他们补上一针他们就没有危险了,走,我带你去看看那些病人去“说完便带着我朝大楼后面走去。

穿过大楼来到楼后面的空地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些病人,他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有的目光呆滞,有的手舞足蹈,还有的在死死的盯着我,仿佛我就是他们的仇人一般。

我走进了以后发现有两个病人似乎是蹲在地上下棋,这精神病人还会下棋?我很好奇,便走上前去探个究竟,我走进了一看两个人果然是在下象棋,见两人下的起劲我就也蹲下看了一番,这象棋我也略懂一二,一看两人的棋局我便嘿嘿笑了起来,因为两人只有两士一帅,他们还在抓耳挠腮的将两士来回上下走动,老将更是直接过河厮杀!我笑着说“那有你们这样下棋的”

我刚说完两个人同时朝我转过了头,那人眉毛一皱冷冷的说“观 棋 不 语 真 君 子”

另一个人接着说“把 酒 多 言 是 小 人”

说完两个人突然扑过来把我按倒在地,这个举动让我措手不及,我没想到他们竟然直接扑我,紧接着两个人沙包大的拳头照着我的面部就打了过来,他们速度极快,乃至于不远处医生们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我就已经吃了两人五六个拳头,我挣扎着刚要起身,突然更恐怖一幕发生了,第三个人第四个人第五个第六个所有的精神病人竟然全部朝我扑了过来。

这个举动显然也出乎医生和护理们的意料,他们可能没想到场面会这么遭,幸好医生们反应迅速,他们冲上前将围殴我的病人一个一个粗暴的拉开,最后方医生把我从这些野兽般的人群中拽了出来。这时我已经是鼻青脸肿几乎睁不开眼睛了,两个鼻孔还在冒着血。

被拉开的那些病人他们似乎打上了瘾,他们疯狂的咆哮着“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他!

医生们大声怒斥可是似乎无济于事场面极为混乱甚至就要无法控制,这时候方医生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粗大的针管大喊道“谁动我就给谁打针!”

这时,所有的病人竟然一下子雅雀无声了,他们看着针筒有的瑟瑟发抖,有的连连摆手。他们似乎被方医生的针筒给吓住了。借着这个空档几个医生趁热打铁赶紧把病人都赶回了大楼。

我擦了把鼻子上面的血渍惊魂未定的对方医生说“方医生,我一刻也不想多待了,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你带我去见院长,我现在就要走,我受够了!”

方医生他将手中的针筒缓缓的塞进了口袋里,面无表情低低的说“你走了怎么像吴科长交代啊?淡定,淡定。我不是跟你说过嘛这里是疯人院,无论发生什么离奇的事情你都要把它正常化看待,你这点伤算什么?我进来的时候差点被他们活活勒死!”

我都被打成猪脸了这方医生还说风凉话,我冷哼一声就说“哼!照你这么说我还算是个幸运的,那你能保证他们以后不再攻击我吗?我害怕下次被他们活活打死呢,他们可都是一些神经病啊!”

方医生他突然上前一步他将脸凑到了我的耳边低低的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硬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神经病,神经病怕打针。”

方医生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了,虽然方医生的话听着有点好笑,表情也有些说不出的怪异,但方医生的话是真的,因为刚才我就验证了那一刻,他们不是听到打针而恐惧,更像是看到那个针筒而恐惧,因为刚才我看到了他们看见针筒的眼神,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恐之色。

我一边朝水房走一边琢么,他们怎么会这么畏惧针筒和打针呢?在我看来一个精神病人打针是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了。折腾了一上午我已经是疲惫不堪了,也没了食欲我在水房洗了把脸就回宿舍了。

下午的任务就是观察每一个病人的精神状况,给病人服用一些治疗精神病的药物,观察每个病人服用药物后的临床反应。精神病也分为很多种,而且每一种精神病几乎都大不相同,比如癔症,人格分裂,精神分裂,抑郁性精神病,间歇性精神病,痴呆性精神障碍,躁狂症,还有恐怖型精神病等,不同的精神病人性格完全不同。给病人吃药也不一个简单事,他们有的不张嘴,有的直接嚼了,甚至有的自以为聪明,偷偷把药藏起来扔了。有些病人思维还是比较清晰的,他们甚至能和医生聊天,比如在这里有个叫张晓光的病人,症状时而轻时而重,这个病人患的就是间歇性精神障碍和抑郁症,不发病的时候跟常人无异,但心情差的时候脑子里想得太多,而且容易钻牛角尖,还有轻声的念头。

每一个精神病人都觉得自己没病,他们觉得自己很正常,就像张晓光这样的病人吃药就比较麻烦,因为他觉得自己没病嘛,吃药干什么?所以这种病人霸王硬上弓那可不行,他心理上本来就脆弱,要是给他强行灌药他心理造成阴影那还不如不给他吃的,会适得其反的。所以要有耐心,我就苦口婆心的给他讲了很多道理。

当然心理上的干预也很重要的。还有的病人痴痴呆呆什么都听不懂,这种病人几乎就没救了。还有那几个有暴力倾向的病人就像上午下棋的那两个,动不动就挥拳打人,这种病人易狂躁,控制能力差,像这种主要还是要用镇静类的药物治疗。还有就是人格分裂的精神病人,比如第一夜在水房遇到的那个叫苏大鹏的精神病人,他白天知道自己是个男人,可是一到了晚上他就变了,就会准时带着化妆盒拿着眉笔提着假发去水房洗头发化妆,戴上假发画好口红他就会对着镜子梳头傻笑,直到天快大亮他才会悄无声息的返回病房。第二天白天又做回了男人。

晚上我在食堂打了饭菜就早早的回宿舍休息了,我的宿舍就在病房的隔壁,宿舍除了比病房小一点看起来跟病人的房间基本上没什么两样,我和方医生两个人住这个宿舍,那个郭医生和两个男护理住隔壁另外一个宿舍,两个宿舍在病房的两端。

方医生本来自己住着一张单人床,我来了以后看门的老张就把单人床换成了上下铺的床,这是我的意思,那天夜里我在废弃的停尸房看到了很多停尸床,因为停尸床和单人床基本无异,就多了四个轮子,我怕老张卸掉四条床腿上的轮子给我当单人床,所以我就极力要求跟方医生睡上下铺的床。

我爬到上铺看了会书方医生推门走了进来,他还是一脸严肃的样子,不,看起来似乎要比白天的时候还要严肃,他板着脸径直的走到了床的下铺躺下了。

见气氛有些冷清,我就主动跟方医生聊起了天,我放下手中的书我就问他“方医生啊,你是什么时候来这里工作的?以前在什么医院工作?”

方医生低低的说“很多年了,我不记得了。以前在市区的大医院待过。”

“哦,那您怎么跑这里来了?看你的年龄不该退休吧,您也就四十来岁吧?‘

方医生愣了一会说“是啊,以前的事情都快忘了,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

我心想也许是方医生以前的生活并不愉快,所以现在不想提起以前的往事。我们聊了一会就各自睡了。

半夜,我起夜上厕所,在幽暗的走廊里我看到墙角站着一个人,那人靠着墙,头垂的很低,他身上裹了一床白床单,脚上只穿了一只鞋,我心想昨晚那个叫徐大柱的精神病人不就这身打扮嘛,走廊有些昏暗我试着叫了一声“你是徐大柱?”

---- 作者寄语:亲们,请关注我的长篇小说“我要做阴阳先生”下班后打夜工一口气更了两章,好累,希望你们喜欢。

船用盖帽厂家船用铝粘钉批发

驻马店CPVC电力管满足强电管网要求

厨房用不锈钢拉门工作台单通拉门工作台济南拉门工作台批发

曲靖防火窗厂家

无尘工作棚南昌贴合无尘棚

焦作七孔梅花管怎么连接&

深圳罗湖废电子回收

济宁非开挖工程聚乙烯塑钢缠绕管质量影响优势

环保砂土装袋机可以移动的沙土装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