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清水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建筑清水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7-(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8:39 阅读: 来源:建筑清水模板厂家

恰如岳如霜所料,老皇帝三日后再次提审起她。

岳如霜面上一惯的淡定,此回提审已与上回相去一个来月,岳如霜的小腹已凸露的明显。

她双手按在小腹上,淡然地望着高坐于殿上的老皇帝。

老皇帝倒是没上回那般从容。他刚得知消息,说是岳如霜是金莫瑶的干女儿,莫瑶商行已开出重金来赎岳如霜,条件空前的优渥。

他不得不三思,眼下国库空虚,军饷不足,如能得莫瑶商行相助,便能很快度过危机。

只是岳如霜乃叛臣之女,不杀她实属可恨。

“大胆岳如霜,还不从实招来?”

老皇帝想到之前在龙泉寺被炸药袭击一事,实觉可恨,对岳如霜已是怒目瞪视。

岳如霜见老皇帝已急不可耐,想来是揪到了她的把柄,嘴角弯弯,道:“臣女知罪!但在臣女诉说罪行之前,陛下是不是该将之前承诺的兑现!”

老皇帝顿觉颜面无存,毕竟殿堂下站着他的儿子们和臣子。

然君无戏言,老皇帝硬着头皮道:“当年确是有人向朕告状,不过那人已被朕处死!”

岳如霜忙追问道:“那人姓什么,叫什么,可与岳将军有仇?”

老皇帝见她情绪激动,不紧不慢地启口道:“不过是个不知名的宫人!至于姓什么,朕一时间想不起,待事后遣人查清了再告知你!”

岳如霜心下一沉,老皇帝明显是在与她打太极,能拖则拖的,她非常不满意。

一个知名的宫人,居然有胆前来殿前告一个大将军的御状,仅凭这一点,就让她心生怀疑。

她抬眸与殿上的老皇帝对视,眸光森冷大胆放肆,瞧得老皇帝极不自在。

老皇帝轻叹,虎父无犬女。岳如霜的傲骨当真与岳柯如出一辙。

岳如霜放肆无礼地轻笑起:“只怕陛下不是不知,而是不愿说,或者不想说,因为那人根本不是什么宫人,而是陛下最亲近之人!”

“放肆!”老皇帝见她放肆无礼过了头,厉声喝起。

从无人敢这般无视他的圣颜和威仪,这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极限。

崔贵妃掩在太华殿殿后,隔着水晶珠帘听着殿内的问话,当她听到岳如霜大胆无礼的话时,不由心惊胆跳。

心下一横,她竟揭了水晶帘子步至到了殿堂前,指着岳如霜道:“陛下面前,岂容你这般放肆!来人,给本宫掌嘴!”

岳如霜闻之嘴角处的笑意更甚。

凤玄霁与风炜鄞见之,不约而同上前道:“儿臣恳求父皇,手下留情!”

众位大臣见场面这番,面面相觑。

老皇帝勃然大怒,指着眼前的两个儿子道:“莫不是连你们也要反了!”

凤玄霁见不能再拖延,再次上前一步说:“儿臣请父皇看在霜儿怀了儿臣骨肉的份上,饶她一命!”

凤炜鄞闻之,如挨当头一棒,不可思议地望着岳如霜,见岳如霜面上青白交替,掩在玄袍里的素手握得指节生白。

“明明是儿臣的孩子,不知四弟为何要这般说!”凤炜鄞已是忍无可忍,这个时候,他若还不敢承任孩子是他的,就枉为男人。

大臣们是来听审的,没想到居然听到这么桩丑事,他们交头接耳热议起。

老皇帝的脸已成猪肝色,他的颜面已被人当球踢,当作垃圾扫了。

一时间,万千杀气横生,他将所有怒气倾注在岳如霜身上,觉得此女不除定为祸害,何况,不日他就要册立凤玄霁为太子,若这个时候出岔子,他日定被人笑话。

可惜孩子尚在这女人腹里,无法滴血认亲。既然如何,倒不如做得干净。

老皇帝眸中闪过一丝阴狠,岳如霜隐隐察觉不妙,开口道:“多谢两位王爷为臣女求情!不过这孩子与两位王爷均无关系,他只是臣女一人的孩子!”

为了孩子,她全然不顾后果,老皇帝若真敢动她,她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老皇帝眸色忽然眯起,似乎岳如霜的一句话,已让他觉得事情有了转机。

只要这女人不说孩子是他儿子的,他便能暂且饶她不死。只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为了做足面子,这罪责还是要办的。

“岳如霜,你身为罪臣之女,却扰乱宫规伦常,罪责深重,但朕念及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已有孕在身,为不伤及无辜,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即刻起,将你送往宗人府服役,永生不得踏入宫门半步!”

岳如霜微微松了口气。这老皇帝在这样的场合,居然还能放她一条生路,这让她着实有些意外。

看来她那一百万两黄金,花得值的。

岳如霜轻笑着望向凤玄霁和凤炜鄞,只觉这对兄弟神色难辨,怕是经过今日一事,两人已公然成对手。

这是她没有料到的结果,不过看凤炜鄞刚才那怒不可遏的神色,似乎想杀了她。

岳如霜心汗森森,当下被人押送至宗人府服役。

她到宗人府没几日,就听闻凤炜鄞居然举兵谋反。老皇帝被气得当场吐血,昏迷在榻几日后,才稍见清醒。老皇帝一清醒,就对方宣告立凤玄霁为太子。

凤炜鄞兵权被缴,三日后就要被送去边境驻守,永世不得再回京都。

这番东宫之争,终以凤炜鄞的失败告终。

岳如霜觉得事情来得突然,以凤炜鄞的脾性不会这么急躁,定是有人暗中陷害,而这陷害之人手段高明,可以不着半丝痕迹,手法与十年前如出一辙。

岳如霜心里忐忑不安,她私人买通宗人府的人,在凤炜鄞动身之前,与他见一面。

凤炜鄞被关在阴冷的天牢里,鞭伤遍及,那玄袍上早就血迹斑斑,就是脸上也有一道明显的鞭伤,模样十分惨淡。他此时手脚被铁链束缚,稍动一下,就被铁链牵住,他俨然成了笼中的困兽,失了往日的风采。

凤炜鄞情绪变得暴躁,表情越发阴冷的可怕,任何人只要靠近,他都怒目相瞪,冷不防地,稍有人不注意,被他手中的铁链圈住脖颈后,被活活勒死。

凤炜鄞像得了失心疯般,昔日战无不胜,风度翩翩的王爷,俨然成了嗜血恶魔。

----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快要结文了哈,今日到此,感谢各位一路相随,明儿见!

塘厦库存回收高价收购

旧组件上门当面收购旧华为逆变器上门当面收购

宿州白色PE打孔管口径选择方法

乡镇车厢可卸式垃圾车销售价

珠海市香洲区代写标书价格做一份审计报告费用

廊坊干挂铝板多少钱一平方

电厂冷却塔填料厂家冷却塔维修清洗汕尾冷却塔填料价格

周口国标S1PE缠绕结构壁B型管可以地埋使用

海口斗式提升机厂家批发

环保绿化客土湿喷机湿喷客土喷播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