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清水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建筑清水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牛市中深夜到处找钱大跌时凌晨发信停止配资

发布时间:2020-10-17 00:50:28 阅读: 来源:建筑清水模板厂家

牛市中深夜到处找钱 大跌时凌晨发信停止配资

昨日(7月27日),沪深市场再度大跌。昨晚,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在前期对恒生网络场外配资业务进行专项检查的基础上,当日,证监会组织稽查执法力量赴浙江核新同花顺等公司,进一步核查有关线索。

A股市场始于2014年7月的一轮疯牛行情 ,催生了为数众多的股票配资平台。此后,随着行情继续走高,风险加剧,监管层接连出招,几乎是一夜之间,上半年极为红火的场外配资业务走向末路,而那些曾在这场盛宴中享受着荣光的配资平台,纷纷面临生死劫。那么,在这几个月之间,配资平台到底经历了哪些心理煎熬?内部又是如何看待监管禁令的?当初雄心勃勃的目标能否实现?对此,国内最大的互联网配资平台之一、米牛网创始人兼CEO柳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讲述了亲身经历的精彩细节。  昨日(7月27日),沪深市场再度大跌。昨晚,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在前期对恒生网络场外配资业务进行专项检查的基础上,当日,证监会组织稽查执法力量赴浙江核新同花顺等公司,进一步核查有关线索。  谈及股票配资,米牛网算得上业内明星。投资额累计40亿元,米牛只用了268天。但此后,这个数字永远定格在49.23亿元。  6月3日,米牛网在其微信公众号中写道:自2014年9月8日上线,其累计投资总额跨过第一个亿元花了近20天,羊年第一个交易日(2月25日)实现第一个10亿元……新一个10亿元,则只花了20个交易日。按照这个速度,越过50亿元,可能6月就能达到。  40天后的7月13日,米牛网、658金融网等多家股票配资平台纷纷宣布,暂停股票配资业务。除开线上的,更多的线下股票配资平台也遭遇重击。虽然今年四五月曾有人称配资行业将在一年半内出现重大危机,但无人料到,危机来得如此之快。  7月底,按照此前有关规定,8月份将重新开始接受证券公司外部接入信息系统评估认证申请。但截至目前,相关的监管规定还未出来,股票配资平台未来将何去何从,无人作答。“如果监管层认为这是违法的,我们坚决不做;如果未来监管层认为需要满足什么样的资质才能做,我们也会积极去争取。”米牛网创始人兼CEO柳阳近日在其办公室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变身配资平台创始人  2014年4月,柳阳带领着一支来自阿里巴巴 、恒生电子等在互联网、金融服务方面具有多年从业经验的团队,开始了自己的二次创业之旅。  2014年4月10日,中国证监会和香港证监会发布联合公告 ,宣布决定开展沪港通试点。有券商认为,沪港通是此轮牛市的助推因素之一。  2011年,柳阳曾和伙伴们一起联合成立了一家投资管理公司,踏入创投领域。在做“天使”时,柳阳投资了一家传统的股票配资企业。他希望对方可以把线下业务转移到线上,但最终没有成功。  而多年在恒生电子负责投资理财相关事务的柳阳,因为接触了较多的证券投资行业人士,对股民的配资需求有较多的了解。  据了解,柳阳为恒生电子创始团队成员,曾任集团董事、副总裁、研发中心总经理等职,因负责开发恒生证券交易系统获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2006年,开始负责恒生电子的战略和财务投资业务。“(配资)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柳阳说,浙江是中国民间金融的中心,其中存在很多有意思的金融形式,比如民间配资,但配资行业发展非常粗放,同时也存在很多问题,如服务的主要对象是大额投资者,更多普通股民的需求得不到满足,行业在很多环节上仍不规范、存在诸多灰色领域等。“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把民间的金融活动标准化,真正把产品做到透明安全”,按照这个设想,几个月后的9月18日,米牛网上线了。  米牛网是一个P2P配资平台,具体方式是出资人通过P2P的方式借钱给配资人,享受年化10.8%左右的固定收益,不承担风险,而配资人提交一定比例的保证金,通过向平台上的投资人支付固定的利息,借钱放大炒股资金。  相比融资融券 ,民间配资的门槛更低、杠杆更高,可选择的投资标的更广。“由于客户有保证金,所以我们不对偿还能力做额外审核。”柳阳说。  因为风控相对简单,2014年下半年~2015年上半年,互联网股票配资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也有一些P2P平台在原有业务基础上增加了这项业务。据不完全统计,线上的平台有一两百家,如果算上线下的,业内人士估计,全国将近有1万家股票配资平台。  风投“疯狂”向配资平台砸钱  “牛市来袭,通过配资加仓,成倍放大收益。一波涨停,最高可获得相当于原有资金N倍涨幅的收益。熊市被套,行情回调,通过补仓,只需小量涨幅即可回本。”这是米牛网曾经打出的广告语。“(去年)那会每天着急找配资客,但却不知道怎么找、怎么推广。”柳阳挠着头说。  但随着沪指从2000多点飙升至4000多点,资金供需的“跷跷板”发生变化,开始从“钱多客少”向“钱少客多”倾斜,而且这种情况与米牛网刚上线时,只能依靠员工的亲朋好友“口口相传”完全不同,自动找上门的配资客户越来越多。“完成1亿的交易额,去年9~10月份需要两个月,现在三四天左右就做到了。”3月18日,米牛网宣布获得华映资本825基金领投的4980万元A轮融资。“预测2015年米牛网的累积配资额能超过200亿元。”柳阳在2015年初设定了这个目标,但进入第二季度不久,他便将2015年的发展目标调整为了300亿元。  4月5日,米牛网跨越第二个10亿元,距离第一个10亿元花了27个交易日;此后21个交易日,完成第三个10亿元;再隔20个交易日(6月3日),完成第4个10亿元。这种发展速度,就连投资方华映资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也惊叹:米牛的增长是超乎预期的强劲。  与米牛网同期的其他股票配资平台也做得风生水起,甚至风投也“疯”了,不断砸钱进入。2014年12月,寻钱网宣布获得浙商创投和丰厚资本首轮千万元投资;2015年4月,658金融网宣布获得天沃科技 4000万元的A轮投资。  随着股市一路走高,在“5·28”大跌之前,各个股票配资平台都面临着资金全面吃紧的情况。“深夜还在到处找钱”成了新景象,很多股票配资平台都暂停了按天配资和“免费体验”活动,甚至有平台表示,排队的资金需求量高达6亿元,来8亿元,只需两三天便可消化掉。  当时的柳阳也不例外,天天在想办法如何拓宽资金来源。除了加大线上投资端的推广力度,还在线下走进高科技企业进行推广。“股市行情大好,很多人不愿意来投P2P。资金的获取难度自今年2月开始,一直在不断增加,比如获取1万元的资金,2014年下半年时员工的人力成本等只要100元,到了2015年上半年,则变成了200元。”柳阳说。  “赚钱太容易了,这不正常”  谈及本轮牛市,“杠杆”始终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今年1月28日,证监会表示,开展融资融券业务的证券公司共91家,证监会曾于1月16日向市场通报对45家券商融资类业务现场检查情况。“以两融目前9000亿元的规模,远远还未达到容量的上限,我们预计,两融规模的顶线是两万亿元。”去年底,申银万国首席分析师桂浩明这样预计。  今年4月16日,证监会网站发布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开展情况通报,明确规定“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不得为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提供数据端口等服务或便利”。  去杠杆为股市降温,证监会的意图明显。场外配资的这场危机,其实早就已经埋下了伏笔。只是当时沪指已快速攀上4000点,无数股民正处于兴奋中,在此情况下,监管层的风险提示,似乎效果不佳。  随着股市投资热情的逐步提升,券商两融业务规模持续飙升。很快,两融就到达了桂浩明所预计的“顶”。5月20日,两市融资融券交易余额超过2万亿元,股市流通市值约48万亿元,两融余额占到了流通市值的4%左右。  同时,场外配资的规模,业内人士保守估计有5000亿元左右,也有券商调研表示不止这个数,可能达到一两万亿元。  虽有“禁令”高悬头顶,但各家股票配资平台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甚至有一些平台仍然想方设法绕道开“伞”,这就像一个猫和老鼠的游戏。“目前,并没有接到相关部门的任何通知,不得开展配资,我们也没有使用任何的信托资金。”当时的柳阳如是说。  不过,面对疯牛,柳阳还是做出了主动降杠杆的决定。  5月25日晚,柳阳召集公司“风控委员会”成员开会,决定从5月26日起,按月配资的配资比例降到1:3;平仓线、警戒线与取保线,按配资金额计算分别提高到112%、118%、133%。  同时,在“单一股票持仓比例最高不得超过60%”的基础上,对单一创业板股票持仓比例也作出了限制,最高不得超过50%。这个“风控委员会”由米牛网的风控、法律 、业务部门各派1名人员,柳阳本人和联合创始人吴小平等5人组成。  那一天(5月26日),沪深两市成交量再次突破两万亿元,刷新全球股票市场单日成交记录。降杠杆,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在此之前,柳阳曾多次降杠杆,如从1:5降到1:4;此后,柳阳也有再降,从1:3降到1:2.  为什么主动降杠杆?柳阳表示,“基于我们对市场震荡幅度及风险情况的研究,每次我们都做到了非常好的预见性。事实上,很多时候是我们降完杠杆股市才跌的,并不是跌了之后我们再来降杠杆。”  柳阳说,配资毕竟是有平仓线的,“5·28”大跌之前,多次降杠杆主要是因为觉得客户赚钱太多且太容易了,这是不正常的。之后,救市过程中的降杠杆,主要考虑市场可能剧烈波动,加了杠杆的会有风险,希望能帮客户保住财富,不要以那么高的杠杆在市场上去博,同时禁止了盈利加配。  遭遇两大风险事件  进入6月份,沪指一度攀爬至5178点。之后,加了杠杆的股市,犹如鼓鼓的气球突然被扎了一针。6月19日,端午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沪指跌破4500点。随后,A股开启连续三周急速下跌,最低跌到3373点。  而配资显然是靠股市吃饭。股市好的时候,门庭若市;股市不好时,门可罗雀。这种特征在这一轮股灾中显露无疑。“那段时间,米牛网每天新增的配资量还不到高峰时每天新增配资量的10%,存量也在下跌。”柳阳说。  有一组数据可以佐证:6月29日至7月3日这一周,米牛网相较6月22日至6月28日,成交量从15879万元下滑至11952万元,环比下滑24.73%。  一位互联网金融创投人士曾说,股票配资的风险点主要有两个:一是股票出现断崖式下跌,二是停牌风险。不幸的是,这一切都发生了。  10天跌20%,A股历史仅五次,前4次都在1997年以前,而这一次杠杆牛市出现快速下跌,也是中国资本市场的第一次。相比前两周,第三周虽有“十二道金牌”救市,但沪指仍然跌去了12%。当时,A股还出现了罕见的“停牌潮”,最多时有1443只股票停牌,占比超过50%。  相比之前的“1·19”和“5·28”大跌,这次配资股民受伤严重,爆仓、强平等消息不断涌出,包括米牛网在内,相对成熟的股票配资平台强平的比例都在30%左右,而一些风控相对较差的则高达60%、70%。  由于大跌,资金供需发生大逆转,不少配资平台都称可做秒配。“在这之前,在米牛网配资得等一个星期。”柳阳说。  与此同时,一些“打伞”的配资平台资金链开始出现问题。  7月4日,大规模救市行动开始。7月5日,周日,柳阳给配资客户一个个打电话,“不要加杠杆,建议逐步减仓,仓位保持在50%以下”,“可以参与但不能追高,尤其不能追涨幅在5%以上的股票。”  忙乱的救市过程中,有一种声音被众多股票配资行业人士认同:行业将被正名。6月30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在答记者问时说的“各证监局正在对(证券公司)自查情况进行核实。预计7月底前后可完成,8月份开始将接受证券公司外部接入信息系统评估认证申请”。  然而,行情并没有朝大家预期的方向发展。  发自凌晨的公开信  7月12日傍晚,国家网信办发布通知称,全面清理所有配资炒股的违法宣传广告信息,并采取必要措施禁止任何机构和个人通过网络渠道发布此类违法宣传广告信息。收到这则消息后,柳阳第一时间通知负责宣传推广的工作人员,撤下网络上的广告。  随后,证监会发布《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自公布之日起施行。《意见》指出,严禁账户持有人通过证券账户下设子账户、分账户、虚拟账户等方式违规进行证券交易。  眼看事态趋于严重。柳阳第一时间通知公关、运营、技术、美工等相关人员紧急待命,同时召开紧急会议。这次会议,除了公司高管,还请来了外部的法律顾问一起参与讨论。  7月12日20时30分,会议开始。柳阳提出,停止股票配资业务,但高管中是有不同声音。  “这中间有一个讨论的过程。”柳阳说,但最终大家对于如何应对监管层的《意见》达成了一致,并认为作为行业内比较有影响力的公司,需要在第一时间向市场表明态度。  随后22时许,柳阳开始致电各轮投资人,“当时,我就说我要停了,然后(投资方)说好”。因为此前一段时间,股票配资已处于敏感状态,柳阳和投资方有过一些交流,所以虽然事出突然,但总体上沟通还是比较顺畅。  紧接着,柳阳开始思考如何和客户解释,与员工沟通此事,并安排新产品——存单质押融资上线。“决定是痛苦的,相当于自己砍自己。但不管有多大的困难,都要去克服。”柳阳说。  7月13日凌晨0点38分,米牛网发布《致米牛网用户的公开信》,公告停止股票质押借款的中介服务业务。柳阳说,那一晚,他一直在忙,只睡了4个小时,凌晨4点写好给员工的公开信后才回家,不到8点半,就有媒体电话打了过来。  相比其他配资平台的“暂停”,柳阳做得更彻底。除了停止新增,对于按《意见》规定仍可继续的存量,7月13日下午,柳阳提出:各方将继续按约履行原有合同,在米牛账户有停牌股票的客户,客户可按照停牌股票市值买断;或者根据具体情况与客户作进一步协商处理。  一些存量客户希望继续,柳阳拒绝了,“监管既然有这样一个声音,那么在不伤害客户的情况下,尽快停止。”  新计划暂未出炉  “7月12日,深夜。公司管理层集体做出了一个艰难决定:停止股票质押借款中介业务……”柳阳在给米牛员工的公开信中这样写道。  其实,早在股市最红火的时候,米牛网已经开始考虑打破单一业务模式。“但是,那个时候,股票这块把其他业务的资源都吸收了,腾不出人手去做,相应地也就延后了”,柳阳说。“类似于淘宝的爆款,股票质押借款相当于我们的爆款。米牛一开始就是想做综合化业务,而不只是股票质押借款业务,只不过我们需要一个排期表。”此时,股票配资已被柳阳转换了一种提法。  虽然上线不到一年,但米牛网在4月份左右,已经达到了盈亏平衡线,但经过这一轮股市下跌,现在又达不到了,而此前所说的300亿元目标,也不得不面临调整。“3月提出300亿元的目标,是基于当时的业务量,现在新的业务还没有起来,无法估量”,柳阳说,“目标肯定还会再调整,需要重新做一些计划,(至于具体计划)还没有这么快。”  柳阳表示,“互联网金融仍是一个最值得创业者奋斗的领域。米牛将一如既往地在普惠金融领域努力深耕和创新探索。”  转型,知易行难。相比米牛网的迅速反应,其他更多的股票配资平台,现在面临着困惑与迷茫。特别是那些资金来源主要为伞形信托的配资平台,曾经的资金优势变成了“烫手山芋”。  2015年4月中下旬,一配资平台的老总说,股票配资业务一直处于“监管真空”地带发展,存在资金绕道进入股市有违监管、准入门槛低甚至没有门槛、操盘方恶意操作等问题,“这是一个有着原罪的行业,需要救赎。”  但如何救赎,无人知晓。

ib一对一辅导

gmat培训

alevel辅导

alevel培训